《印光法师嘉言录》白话——释普通疑惑(三)

E-mail 打印 PDF

?

以下论中阴
译文:中阴就是识神。并非识神化为中阴,就是平常所说的灵魂。言中阴七日一死生,七七四十九天必投生到各道中等等说法,不可以太拘泥固执。中阴的死生,是就他充满无明的心中所显现的生灭相来说的,不可机械地理解为世俗人的死生相。中阴受生,快的一弹指间,就投生到三途六道中去了。慢的有的到七七四十九天,还有超过这个时间的情况。刚刚去世的人,能够让相互熟识的人,或者相见于昼夜。与人相接触,或者有言论。不只是中阴有这种情况,即使是已受生善恶道中的众生,也能在相识亲故的人面前,偶然为他现形。这虽然也有本人的意念所显现,但权力实际上还是操纵在主掌造化的神灵。想以此来昭示世人,人死之后神明不灭,以及善恶的果报是真实不虚的法则。否则阳间人不知道阴间的事,误以为人死身体腐朽之后神也飘散,这些不明事理的言论,一定会有很多人附和。那么世上的人就都陷入无因无果,没有来生后世的邪见深坑中。想做善的人便不再心里有所警惕恶事,努力地修德,为恶的人更想穷凶极欲地造作恶业了。虽然有佛说过的话,但没有证明,谁肯信受?有了这些现形相给人们看,足以证明佛说的话绝对没有虚妄,果报丝毫不爽。这样不但使善人更加趋向行善,即使是恶人他的心也会被这种情理所惧怕折服,而不至于坚决造恶而不悔改了。天地鬼神想让人们明白这件事,所以才有已经去世的人现身于人世的情形,阳人去幽冥界主掌刑法等事情。这些事例都是为了辅助佛法弘扬,希望辅助佛教来治理世道人心。道理很微妙,但关系却很大。这种事古今典籍中记载的书籍有很多。然而都没有说明操持权来自哪里,以及这事的关系到的利益所在。〔书一〕八一
译文:中阴虽然已经离开身体,但依旧还有原来身体的情感知见。既然有身体之情感,当然就需要衣食的供养。因为凡夫业障沉重,不明白五蕴本来空寂的道理,以为他仍然与阳间的人没什么区别。若是具有大智慧的人,就会立即脱离肉体,不再依靠它。五蕴空,那么各种的苦就消灭了,一真法界就显现。而万德圆彰。境界虽然不一定都相同,不妨各随各人的情见为依据。这就像为死者烧冥衣一样,只要活着的人发心要为死者送衣服,这衣服的大小长短哪里会恰恰适合亡人呢。然而因为活着的人想给他送衣服,死了的人想要衣服,便会大小正好适宜。由此可见一切诸法。随心转变的大义了。〔书一〕八一
译文:人死之后,还没有投生于六道之中的时候,叫中阴。如果已经受生于六道中,就不叫中阴了。那些附在人身上说一些苦乐之事的,都是他们的神识在起作用。投生的过程,必须要神识与父母的精血合二为一。当人受胎的时候,神识也同时住于胎中。出生时,时常有人亲眼看到那个人进入产妇的屋子,这是当父母交媾时,有代为受胎的识。等到胎儿长成,本识才来,代识随即离去。《欲海回狂》卷三第十二页,第八、九、十、十一、十二行,里面就有这种问题。原来的答案很不合理,我(印光大师)为它改正了过来,我们可以去查阅一下。原来的答案是:“好比是鸡蛋,有的已经受精,有的没有受精。未有识托之胎,就如同鸡蛋没有受精一样”这是不明白没有受精鸡蛋,即使孵再久的时间,也不会有小鸡出生。这怎么可以相比呢?我只希望把道理说明白,便没有避开这件本属超越本分的事,所以为居士说明其实的原因。圆泽禅师的母亲怀孕三年,大概就是这种情况。此约通常普通的情况而论,要知道众生的业力不可思议。比如修净业已经成功的人,身体还没有死亡而神识已经出现在净土。恶业深重的人,身体卧病在床,神婴已经被罚到了阴间。生命虽然还没有结束,神识已经投生。等到将要出生的时候,全部心神才附着在胎儿身上。此种事情也不是完全没有的。应当想到是有代为受胎的情况,属于常途多分耳。三界诸法唯心所现。众生虽然迷惑,其业力不可思议,正是心力不思议的明证,也是诸佛发挥神通道力进行救度的不思议的地方。〔书一〕八一
以下论四土
译文:凡圣同居、方便有余二种佛土,是约着带业往生的凡夫,与断见思惑的小圣而建立的,不可以约着佛的境界来说。如果约着佛来说,不但西方四土,全体是常寂光。就是这个五浊恶世,三途恶道,以佛来看的话,哪一处不是常寂光土呢?所以说毗卢遮那法身佛遍一切处,毗卢遮那佛所住的境界,名为常寂光土。遍一切处的常寂光土,唯有满证光明遍照的毗卢遮那法身的佛陀,才能亲自得到受用啊!其余都是分证。如果是十信位以下一直到凡夫,理体有而事修无。想要详细了解的话,应当仔细研究《弥陀要解》中讨论四土的文句。而《梵网经玄义》中也具足说明。(毗卢遮那的中文称作光明遍照,也称遍一切处,是一切诸佛究竟极果,满证清净法身的通号。圆满报身卢舍那佛也是如此。像释迦牟尼、阿弥陀、药师、阿閦佛等,这是化身佛各有差别的名号。卢舍那中文称作净满,因为惑业净尽,福慧圆满,约着智慧断惑这二种功德所感的果报来说。)又必须知道实报庄严、常寂光这两土,本来属于一土。约称性所感的果,就称实报庄严土。约究竟所证的理,就称常寂光土。圆教初住菩萨初入实报庄严土,分证常寂光土。到了妙觉位才称作上上实报,究竟寂光。从初住到等觉位,实报庄严、常寂光二土都是属于分证。到了妙觉佛果,那么二土都属于究竟。讲经的人对于实报庄严土,就唯独约分证这一方面来说。对于常寂光土,则唯独约究竟这一方面来说。常寂光土没有形相,实报庄严土具足华藏世界海微尘数不可思议的微妙庄严。譬如虚空的体不具万相,而一切诸相,借由虚空而发挥出来。又如同宝镜,虚明洞彻,里面空无一物,而胡人来,现出胡人的影相;汉人来,现出汉人的影相。实报、寂光二土,即一土而说有二土,即二土而实为一土。想要使人容易明白了解,所以作二土来讲说。【书一】四五
译文:极乐世界有四土,带业往生的,居住在同居土。已断见思惑的,居方便土。已经破除无明的,居住在实报土。四十一品无明都已经断除的,居住在寂光土。又实报土是约着所招感的果报来称呼。寂光土是约着所证之理性来说。它们本来属于一土。讲解的人为了使人们容易理解,所以将分证者属于实报土,满证者属于寂光土。其实二土中都既有分证又有满证的。《文钞》中也详细地讲述了这件事。同居虽具备三土,而没有断惑者,只能受用同居的境界罢了。虽然属于带业往生的人,就不可以用凡夫的身份去下定义,因为他已经证得三种不退的果位。【书二】三四
以下论舍利
译文:舍利一词,是梵语,被称作身骨,也叫灵骨。它是修行人的戒定慧的力量所形成,而不是人炼精气神所形成的。这大概就是心与道一致,心与佛心一致在物质上的表现吧。不只是人死被烧后,他的身体、骨肉、发肤变为舍利。自古以来就有高僧在沐浴的时候得到舍利的情况。雪岩祖师在剃头的时候,他的头发变成一串舍利。还有志心念佛的人,从口中得到舍利的事迹。还有人在刻《龙舒净土文》的印刷模板,在板中发现舍利的现象。还有人在绣佛、绣经的时候,从针下得到舍利的例子。还有一个人死后被烧掉,得到无数的舍利,他的学生都得到了,只有一个人远游没回来,等那个学生回来后到他的遗像前祭奠时,心中感慨悲痛,竟然在遗像前得到了他的舍利。长庆闲禅师被焚化的那天,天上刮起了大风,烟灰飞到三四十里远的地方,烟灰所到的地方,都能拾得舍利。于是大家收集起来,得到四石多。由此可知,舍利是道力所成就。炼丹家不知道其中的原因,错认为是人的精气神所炼成的。〔书一〕七六
以下论臂香
译文:臂香,是指在手臂上燃香。藕益大师每天修持《楞严经》、《梵网经》这二部经典,所以对于燃香这件事,比较经常地行持。实在因为一切众生,无不爱惜自己的色身,保重自己的色身。对于其它的众生就杀害它们的身体,吃它们的肉,心里更加欢乐。对于自己的身体,哪怕只是蚊子咬一下,稻草刺一下,就难以忍受了。如来在《法华经》、《楞严经》、《梵网经》等大乘经中,称赞苦行。令我们燃身、臂、指,来供养诸佛。对治贪心,以及爱惜保重自己身体的心。这个法门在六度当中,仍属于布施度所摄。因为布施有内施、外施的不同。外施指国城妻子,内施指头目髓脑。燃香燃身都是所谓的施舍。必须至心恳切,仰祈三宝加被。唯独想要自他业消慧朗,罪灭福增。(说“自他”,虽然实际上是为自己,又必须以此功德,回向法界众生,所以说“自他”。)绝对没有一丝毫为求名闻,及求世间人天福乐的心,唯独为了上求佛道,下化众生而这样做。那么功德无量无边,不可思议。所谓三轮体空,四弘誓愿普摄。功德由心愿而广大,果报由心愿而速获。有人或者心慕虚名,徒然以执着的心,效法除去执着的苦行。且不要说燃臂香,就是将全身通燃,也只是无益的苦行。因为是以执着心,贪求名誉的念头。既没有三轮体空的见解,又没有四弘誓愿普摄的悲心。以如来破除身见的方法,展转增长坚固的身见。得罪得福由起心动念而有分别,所得果报由发心大小而有差异。所以《华严经》中说:牛饮水成乳,蛇饮水成毒,智慧的人学了佛法证得涅盘,愚痴的人学了增长生死,就是这个意思啊!【书一】五七
译文:菩萨的心好比太虚,无所不包。为了利益众生,设下种种方便之法,所谓“先以欲钩牵,后令入佛智”。我们切不可凭凡夫的知见,妄加推测。因为菩萨已证法忍,了无人我之相可得。只想以慈悲心收取和护持一切众生,入于如来大觉法海。如果我们妄加计较分别,便属情见,便与无人我之道,不能暗合道妙。说到菩萨布施头目髓脑的事确实有。至于妓女(妓女,就是歌女,应当写作技。技,就是歌舞)、彩女等,不过扩充菩萨布施的心,不可以词害意。如果机械地执取字面意思,那“愿令阿僧祇世界妓女充满”的话,又该怎么解释呢?这是为了显示菩萨内外俱舍,没有贪恋吝惜的心。内到头目髓脑,外到国城妻子,没有一样起贪恋执着的心念,所以能在生死中得到解脱。那些受施的人,乘菩萨愿力的摄持,或在当时,或在后世,没有不真正得到利益,了脱生死。像歌利王割截佛陀前世的身体,后来成为最早得度的憍陈如。像这种如太虚般无量无边的大菩提心,哪里是凡夫的小知小见所能想像的?要知道还没有证得法忍的凡夫,心中应当仰慕菩萨之道,行事应依照凡夫的常理。否则可能会妨碍住持法道。如果还没有证得无生法忍,就不要住持法道,也不适宜学菩萨舍头目髓脑等,因为他自身的能力不够,不堪忍受这种痛苦,对人对已都没有好处。凡夫就应按凡夫所能够做到的去做,这就可以了。【书一】八八
以下论境界
译文:念佛人临终之时蒙佛接引,乃是因为众生与佛感应道交的结果。虽然离不开心中对佛的念念不忘,也不能认为这是心想产生的幻觉,其实没有佛圣来迎接的事。心中想着地狱,临终地狱就会出现。心中想着佛国,临终佛国就会出现。这是相随心现,不能认为这只是心里想的结果,其实是不存在的。只是心想产生的幻觉,其实并没有这境界,必须圆证万法唯心的大觉世尊这样说是可以的。您要是说,就是断灭知见,是破坏如来修证法门的邪说,怎么能不慎重呢?这些事一一细说,太费笔墨。如果能做到举一反三,就会理解得很透彻了。【书二】二八
译文:须知时间没有固定的算法,随人所见不同。佛菩萨的境界放在一边不说,暂以凡夫的小境界来说明。周灵王的太子子晋学仙,他自己感觉刚刚过了七天,当他再从缑山出现时,时间已经到了晋朝。所以有诗说:“王子去求仙,丹成入九天,洞中方七日,世上几千年(几,读平声,将近。从周灵王,到晋朝他再出来时,将及一千年了)。”还有吕纯阳在邯郸的一个旅店里遇到了汉钟离,钟离劝他学仙,可他想得到富贵后再学,钟离就给他一个枕头让他躺在上面睡觉,他梦到自己的官职越做越大,以至做到了宰相,五十年间享尽了人间的荣华富贵,这种情况世所罕见,而且子孙满堂,其乐融融。后来又因为有件事与皇帝的意见不合,于是辞官回家,梦到这里他就醒来了。他睡的时候,店主人正在煮黄粱米粥,梦中出将入相做了许多大事,历经五十年之久,等他醒来,黄粱粥还没有煮熟。这不过是仙人所现,就能于一念中完成五十年境界事业。何况佛为天中天、圣中圣,诸大菩萨已证法身的境界呢。所以善财入弥勒楼阁,入普贤毛孔,皆于十方世界,行六度万行,经佛刹微尘数劫。你看到这段文字,又会做怎样的测度呢?须知过去现在未来三际没有实体,可是在凡夫的世界中,只见到凡夫所能见到的境界,不能以凡夫所见到的境界,就认为佛菩萨也是这样的,凡夫和佛菩萨没有什么两样。打个比方说,就好比镜子里照到有十几重的山水楼阁,在镜子中实在没什么远近,可远近都分得清清楚楚。世间象镜子这样的色法尚且有这功能,何况已证唯心自性之心法者乎。所以说:在一根毫毛的顶端上,可以含藏整个宇宙、整个世界和无量无边的佛世界,坐微尘里,转大法轮;十世古今,始终不离于当念,无边刹土,自他不隔于毫端也。凡属不思议境界,就应当仰信佛言,不要随意去猜测。如果真能如此至诚恳切,自然就全明白了,也就不须问别人了。如果不在恳切至诚、礼拜持诵上下功夫,整天把不是凡夫所能理解的境界,用凡夫的心去揣测它,那么与幻人法师的把戏同出一辙,想不受谤佛、谤法、谤僧的罪报,又怎么可能呢?【书一】九三
译文:听说你的父亲所拥有的灵感事迹很多,非常钦佩。如果他受法时,大士与天龙八部都现身,还有密宗禁戒不许宣传的妙境,这难道是为了向一向信奉基督的人委婉示现的相吗?如果按这个理论推断,一定有所证。若无所证,佛圣决不会轻易虚妄应现。至于说为了《起信》之见而应身,乃是念佛人临终之相,因为没破除无明,所见的都是应。报、法之身,不是他的善根所能见到的境界。至于在普陀山梵音洞中见到的显相,乃是菩萨为了使众生增长信心,才人人都能见,但不能把这个显相当作常例。如果引用,就会使所有人依此造谣言。五台山的文殊菩萨,很多古人都看到了,然而这都是有大因缘的人,或有深功夫的人,只要见到了就会悟解证入。我在光绪十二年去五台山朝拜之前,先在北京琉璃厂,到处寻求《清凉山志》,只得到一部,每天都看。因为天冷,到了三月初才到山上,在山上住了四十多天,见到来朝山的人中很多都说见到了文殊菩萨,其中真正修持的人少之又少。所以知道朝山人的说法,都是在附和古人的见闻来自夸的。如果他真的见到了,那么这人肯定与那些随波逐流、虚度光阴的人有着真金与矿铜的差别。否则文殊如此不自重,轻易现身为了什么呢?理即佛,指一切众生本有理体,并非指背尘合觉而言。如果单指背尘合觉,便属名字了。某君入定后,就和毗卢遮那一样,出定后,仍是凡夫,竟然不知惭愧,用大妄言欺骗人。如果他果真和毗卢遮那一样,断不至于出定后仍是凡夫。他那是用密宗压人,却不知我纵然不了解密宗,难道还不能分辨是非吗,就可以被笼络了吗?【复陈伯达书】
以下论神通
译文:道济禅师是一位有大神通的圣人,想使一切人生正信心,所以常常显示不可思议的事情。他饮酒吃肉,是为了掩盖他圣人的德行,目的是使愚痴的人看到他颠狂不规矩的样子,因此就不太相信了,否则他便不能在世间住了。凡是佛菩萨现身,如果示现的是凡夫,就会以道德教化人,绝对不会显现他的神通。如果显示神通,便不能在世间住了。只有表现出颠狂的圣人,显示神通也是可以的,并不是说修行人都应该饮酒吃肉。世间的善人,尚且不饮酒吃肉,何况作为佛弟子,还要教化众生,而自己还不能做到依教奉行,那么不但不能令人相信,反而使人退失信心,所以饮酒吃肉不可学。他吃了死的,能吐出活的。你吃了死的,连原样的肉都不能吐出,怎么可以学他吃肉呢?他喝了酒,能替佛装金,能把无数的大木头从井里运来。你喝了酒,连井水都运不出来,怎么可以学他喝酒呢?《济公传》有好几种,只有《醉菩提》最好。最近流通的听说有八个版本。大多是后人敷衍出来的故事。《醉菩提》这本书文质兼美,里面所记叙的事,都是当时确实发生的。世人不知真相,不是妄加模仿,就是妄加毁谤。妄加模仿的人决定要下地狱。妄加毁谤的人,是用凡夫的知见,揣度神通圣人的意图,也有罪过。不过比起妄加模仿的人,罪过轻多了。我们见到他不可思议的事,应该心生敬重信任。见到他饮酒吃肉的事,绝对不要学,就会得到利益而不受伤害了。【书一】九五
译文:人能弘扬道的作用,而道不能自己来帮助人。世间的混乱,是因为众生同分恶业所招感的结果,那些各种各样邪僻的说法也是这样。世风的变化,最初都是从一两个人开始,治乱邪正,都是如此。怎么可以不从人力转变的地方讲,而专门指望佛菩萨显神通变化呢?佛菩萨不是不能显示神通变化,无奈众生的业力太重,也无可奈何。好比浓云厚雾,天地间一片迷茫,不见天日,就可以说天上的太阳没有了吗?而人与天、地,并称为三才,僧与佛、法,合名为三宝,之所以这样称呼,因为人通过修行,能彻悟人生真谛,故能与天地合二为一,弘扬法理道德的义理。你现在一心想抛弃人的努力,而借助佛菩萨天地的力量,这能说是知晓大道的人吗?如今是大乱的世道,大悲菩萨示现救护,也只能救有缘的众生。因为大乱属同业招感的果报,而与菩萨宿世的因,现前的缘属个人的别业,有感招菩萨救度的别业,就能蒙菩萨加被救护,怎么可以一概而论呢?菩萨逆顺方便,救护众生的事业,不是死执知见的人能够知道的。现为你举一个例子,就可以明白,不要说是菩萨,就是真正的怨家,也可以作为我们入道成佛的开始。佛以八苦为师,成无上道,所以苦是成佛的根本。佛又让他的弟子们,一开始修不净观,观之久久,就可以断惑证真,证成阿罗汉,这样的不净又成为了清净的根本。北俱卢洲的人们,生活没有一点苦,所以不能入道,南阎浮提众生苦事很多,所以能够入佛道了脱生死,不计其数。假如世间没有了生老病死、刀兵水火等苦,人们就会在安逸享乐中醉生梦死,谁还肯发出世之心,以求了脱生死呢?至于说“拥强兵,踞高位,作种种苦恼众生事的人,或许也有大悲示现的菩萨吧”。这个道理只能和通人说,不可和无知无识的人讲。如果是通人,就算他是真的恶魔,也可以得到大的利益。无知无识的人如果听到了这个道理,不但不知道发心去修行,反而会去毁谤佛法。那些权巧好比小孩子不肯吃药,把药涂在乳房上,他不想吃也要吃。你想作通人大力宣扬这种善巧,那么对别人的危害大于利益。还是闭口,不要妄说了。佛菩萨的境界,哪里是凡夫所能明白的呢。【书一】九八
以下论秘传
译文:当今各种外道,没有不用秘传引诱无知的人加入他们的教会。当人发愿加入时,必须发誓,以后如果反对它,就会得到什么什么样的恶报。其实这多数都是骗人的做法。可是因为发誓的缘故,即使有人知道它是邪法,也不敢有一点违背或揭发。外道秘传发誓的方法对于人的迷惑太深,对人加控制太牢固了。我佛没有秘传的教法,一个人听法这么说,万人一齐听法也这么说。关上门,堵上窗户,外面再派人巡逻,只许一个人入内,而且小声说话不能让外面人听到,这样做怎么会有光明正大的事呢?希望诸位都能明白其中的害处,所以简略地为大家说说。【海潮音月刊】
译文:如果有暗地里口传心授的妙诀,那就是邪魔外道的法,不是佛法。【书一】四四
以下论扶乩
译文:乩坛所说,大多属于灵鬼依托当事人的智识而作。如果说世间道理,那么说对的还比较多。如果说佛法,就不是他自己所能知道的,就妄造谣言。【书一】二六
译文:扶乩,多数是灵鬼假冒仙佛神圣。能力较为下劣的鬼,或许没有这种神通力。那些能力较优秀的灵鬼,则能知道人的心念,所以能借助人的聪明智识去降坛书写问对。纪晓岚说:“扶乩多半由灵鬼假托。我曾经和名为坦然的兄长扶乩,我能作诗而不能书写,我扶的时候则乩文诗词敏捷,但是书法潦草;坦然兄长扶战时,诗词庸常,但是书法遒劲。当问到古人及他们事情的奥妙诀窍之事,乩仙就会说时代太久远,想不起来啦,所以我知道临坛者绝对不是真正的佛菩萨。”然而这种灵鬼,只能借助人们当下的心念来用。在八识田中有,而在现存知见中没有的,或者这种义理不是他自己能知道的,便不能回答人们了。这种灵通的道力离业尽情空的他心通,实在有天渊之别。但两者的气分相似。我又恐怕你被乩教所迷惑,所以不得不引用他人的事理来说明这个道理。【书一】四二
译者按:扶乩,是中国道教的一种占卜方法,又称扶箕、扶鸾、挥鸾、降笔、请仙、卜紫姑、架乩等等。
译文:近来上海乩坛大开,它所开示的改过从善、小轮回、小因果等,都对世道人心大有好处。至于说天、说佛法的方面,简直是在胡说了。我们身为佛弟子,不可排斥这种方法,因为它有劝人行善的一面。但也不可附会赞同这种方法,因为它所说的佛法,都是臆想杜撰出来的,怕它有毁坏佛法,贻误众生的罪过。【书一】四二
以下论炼丹
译文:佛法只教人止恶修善,明心见性,断惑证真,了生脱死。一部大藏经,绝对没有一个字教人运气炼丹,求成仙升天,长生不老的。民国初年有一位魔子柳华阳写了一本《慧命经》,书里都引用了佛经祖师的话语,来证明炼丹之法。挽引正法作邪法的证明,实在用邪法毁谤正法。没有择法眼的人,看到他的邪说,就认为是真实的,永远失掉了正见。所说的话、所修的法,都是破坏佛法。而依然大肆宣扬,以为自己得到真理,说我有幸遇到真乘,得闻正法。所谓认贼为子,煮砂作饭,一盲引众盲,相牵入火坑。可不是悲哀吗?炼丹运气这个法,不是没有利益。但只可以延年益寿,功夫到极致能成仙升天。尚且不是道教老子的真传,何况是佛法的正道呢?孔子说: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”。老子说:“吾有大患,为吾有身”。如果能够领会这些话,就不会被他们迷惑。兼带能够熟读《安士全书》、《居士传》、《三教平心论》、《释氏稽古略》等书。那么如同明镜当台,美丑自然能够分辨出来。又如洪炉验炼金子,是真是伪立刻判定。【书一】五七
译文:我私自以为释、道本源是一致,并无两样。但它们的末流支派,确实有天渊之别。佛教教人,最初先修四念处观。观身不净,观受是苦,观心无常,观法无我。知道身、受、心、法都是虚幻、苦、空、无常、无我、不净,真如妙性自然会显现出来。道教约原初正传,也不是为了炼丹,求长生作为要务。后世凡依正传道教修行的,也都是以此为正宗。佛教博大精深、无所不包。不但将身、心、性、命之道,发挥得淋漓尽致,全尽无余,即使小到世俗伦理如孝悌忠信、礼义廉耻等丝毫的善事都不曾遗漏。唯独对于炼丹运气等术,绝对没有一个字提及,而且深深地以此为戒。因为前者旨在使人明白身心虚幻不实,而后者令人保全身心以为是真实不虚。这里指的心是指随缘生灭的心,不是本有的真心。炼丹这种方法,不是完全没有利益,只可延年益寿,最高境界是使人成仙升天。如果说到了脱生死,那就是说梦话了。【书一】七五
以下论事须适宜
译文:念佛这件事,应当随各人的方便量力而行,出声、默念,大声、小声都是可以的。怎么能一直大声念,而使自己伤气受病呢?然而你的大病虽然由伤气而引起,实在是无量劫以来的业力显现的。因为你精进念佛的缘故,将未来受报转化为现在受报,将重报转化为轻报。就这一场病,不知道消了多少劫数三途恶道的罪过呢。佛的力量是不可思议,佛的恩德难以报答,应当在心中生起大庆幸心,大惭愧心,生大净信心。用净土这一法门,一方面自己修行,一方面教化他人。使家中眷属,与一切有缘人,同生西方。就可以不辜负生了这场病,当成佛在现身说法。
【书一】八四
译文:学佛必须专心于自己了脱生死为要事,然而也要随分随力地作功德。如果有大力量的人,才能彻底放下五蕴不实的身心,彻底提起救度众生的事业。中下根器的人,因为无所作为,已经养成了懒惰懈怠的习气。自利的修持尚且不能认真,利人更是置之度外,流入了杨朱“为利他人一根汗毛也不肯拔”的弊端。所以必须将自利利他的二法互相辅助而行,但要专注于自利一边。二林所说的话也不要误会。误会则得罪二林不小。二林的意思是要专注于自利,并非随分随力教人修习净土法门全废也,利人的事业,只有大菩萨才能担当得起。菩萨以下,谁敢说这样的大话?中下之人,随分随力地做利人的事,才符合修行自利的方法。因为修行法门有六度万行的缘故。自己还未曾度脱,利人仍然属于自利。但不可专门在外边的事迹上做文章。【书二】八
译文:真心办道的人,哪里还有时间料理世间俗事,但是如果暂时还没斩断万缘,通身放下俗务,也不妨碍兼带培植心地,以挽救证取一半的道业。【书二】十五
译文:念佛虽然贵在至诚,保持场地清洁,然而病人做不到清洁,他只要心存至诚,默念或出声念,功德是一样。因为佛无比慈悲,如同父母在儿女生病痛苦的时候,就不会用平常的礼仪责怪孩子,反而为孩子抚摩身体,清洗污秽。如果儿女病好之后,还让父母像他生病时一样来伺候自己,那就要被雷打。【书二】六八
译文:人身处在世间待人,对待居心贤良或愚昧的人,都要恭敬,不可用傲慢的态度。行事则要亲近贤人远离愚人,选取优良去除劣等。这样才可以避免互相杂染的弊端,以及贻误事业的罪过。天下的事,理论上有固定的道理,做法上却没有固定的方法。若不因酌情行事而作定夺,如同执着一成不变的死方子去医治变化莫测的病症,那么被医活的人少,而医死的人就多了。只要情与理相合,法与事相契,就是正确的。【书二】六
译文:天下万事,都有一定的道理。当我们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,必须遵守一定的道理,采用与时代相适宜的方法。理论与权巧相互契合,法与道相符合,事情就能成功。【书二】十二
译文:佛法因人异而施设,万万不能执着通途法门的教理及修持,而与众生的根基相违背,从而断送众生当生就能了脱生死的殊胜利益。应该就现代人自我衡量根性,而选择相应的修持法门。【书二】二一
译文:火葬这种方法,唐宋佛法极盛的时候,在家人大多采用。然而也应按照当地埋葬的风俗,恐怕执着拘泥于风欲的人妄加生起不必要的议论。其实还是烧掉尸体容易泯灭掉,停过七七日,即四十天烧更加妥当。用埋葬入土的方法,时间久了,导致尸骨暴露在外。守丧三年,不作礼乐,本来就是应该遵守的。前清时期文官必须辞官守丧,武官不必辞官,因为军事方面的事不能有丝毫松懈,所以不作规定。今则废除伦理,做不孝顺的事,纷纷而起,守丧的制度期限,更是不足挂齿了?我们应当依照古人的礼节,斟酌着行事,既不可完全改变,也不必过于拘泥细节。【书二】六一
译文:莲社刚刚成立,必须要有一定的规矩。女人想入社,断断不可以。千万不要仿效其它地方散漫没有约束,以至于一法才建立,各种弊端都产生出来了。以上陈述至关重要。【书二】二四
译文:我认为现在的世道人心,已经沉沦到了极点。再加上国家的费用空乏,赋税比以前重了几倍。物价上涨,民不聊生。天灾频繁降临,人祸接连不断。正值这种危及关头,想要弘扬法道,只可普遍与来的人,指明学佛的首要的义理。对于做父亲的人讲说慈爱的道理,对儿子讲孝道,兄友弟恭,夫倡妇随,各人尽好自己的本分事,为学佛打下良好的基础。由此再加上心怀至诚恭敬,能战胜自己的私欲而复归于作人的礼仪规范。明白因果的道理,希望脱离轮回的痛苦。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。信愿念佛,求生西方。纵然天资再高,也应当依照这些道理去作。在有余力的时候,不妨研究一切经论。使他在自己家中,随分修持佛法。就不须建设高广的房屋堂宇,招募人员,设立岗位,彼此往来,耗费很多时间,耽误本职事务。这确实是现在弘扬佛法,将计就计最高超的一着。【书二】四二
译文:想求往生,就要放下这个世间的种种,也要放下过分的狂妄心。如同菩萨在生死中度脱众生,这必须自己是菩萨才能做到。如果自己还是凡夫,便想担任这样的重任,不但不能度人,而且不能自度。世间多少善知识,皆有这个毛病,还说这是菩提心。要知道这种菩提心如果先求往生,就有益处。如果不求往生,必须是菩萨才可以,否则为害不浅。过分的狂妄心是真修行者的一大障碍,不能不知道。【复潘对凫书】
译文:处在现在混乱的世道,正应当提倡因果报应以及净土法门,才能收到真实的利益。那些好高骛远的人,唯恐一提倡以上道理,便降低他的名声和社会地位,所以宁可不让别人会,也决不肯降低门风。试问他在调养生命的这些外物上,是否能拘泥于一种方法,而不求变通吗?夏天穿葛衣,冬天穿皮衣,渴了喝水,饿了吃饭,他在一天的生活中,尚且知道要合于时宜。为什么在弘法上,他的智慧反不如养生的技巧呢,难道他真的为了利益大众吗?【大云月刊】
译文:创立莲社,场地及摆设必须清净香洁。主人必须恭敬至诚,对人不可傲慢,也不可流露出自以为对别人有恩德的神色,凡是来的人都要温和恭敬谦逊地对待。在还没有开始念佛和念佛完毕后,都不要谈论家常事。如果有必要谈的要义可以谈,否则就各自回家。年纪太轻的人只可以在自己家里念。如果常来,路近的可以,路远的怕有意外的事发生,一定要谨慎。这不过是为地方作一个提倡而已,还是要以专心在家里念佛为要务。【大云月刊】
译文:学佛的人,要先从知因果、慎独方面入手。如果能做到独自一人,依然自觉遵守道德规范,那么邪念自然消除,怎么还有不如法的地方呢?如果有,要果断地断掉它,才是真实修行。否则学问与言行不相附合,所说的知见越高,表现出来的行为越差,这是当今学佛人中自称通家的贴骨大疮。如果能以不犯两次同样的错误为目标,就会学到一分,便得到一分真实的利益。【复陈伯达书】
以下论富强
译文:中国的贫弱,是由于不依礼义,如果依礼义,怎么会贫弱呢?试问贫弱的原因,哪一条不是因为贪赃受贿使外人得利呢?你没有认清病的根源,就说药不见效,怎么能说有智慧呢?外国之所以强大,是因为他们国小,不同心协力就不能自立于世界。中国人则各怀异心,纵然有同心者,外人用贿赂引诱他,他马上就会随着贿赂所转。不但不顾国与民,连自身都不顾了。还说这是奉行礼义的过失,这怎么可以呢?从前林则徐抵抗外来侵略就是证明。以后大大小小的事,哪一件不是中国代为周旋令成乎?中国人多半都属亡八字的命,所以才使外国如此强大,中国如此贫弱。假使中国人都能够守礼仪道义,那么外国没有利益的货物将无处可销,中国一年当中就可以保全几千亿的金钱了。中国人的下作,真是到了极点。孟子说:“有德行、智慧、谋略、见识的人,因为他生活在患难中。只有那些孤臣和孽子,他们持有警惧不安的心理,考虑忧患很深远,所以通达事理。” 你虽然读书阅世,却不知道读书阅世之道,所以才会有这样的问题。为挽救当今世道的大计,应当提倡因果报应、生死轮回,以及改恶修善、信愿往生,这才是挽回当前战乱的劫运、救国救民的首要方法。至于谈玄说妙,都在其次。然而想救世,如果不自己亲自去实践,断然没有实际效果。由自身推及到家庭成员,由家庭推及到乡邑,由乡邑推及到整个国家的人。这样的风气果然能够倡导实行,可能会收获意想不到的效果,否则就是做梦也难收效啊。【书一】九八
译文:近来掌权做大事的人,多半少年得志,轻率地以标新立异,学习西洋文化当成正确的事情。在他们眼中尧舜周公孔子,都不值得效法。他们不得志的时候,就成为狂妄自大,顽固不服从教化的人。一旦得志,就成了误国害民的人士。所以导致天灾人祸,接连不断地发生,国运危急,民不聊生。所贵的是学佛的人,要对治习气,改过迁善。如果没事的时候尽管学佛,有事降临时便将学习佛法中关于对治习气的教义置于度外,那么学佛就成了空名,不会有任何实际的利益。【大云月刊】
以下论预防灾祸
译文:当今的世道,只能各人尽其心力所为。至于未来的吉凶祸福是不能预先判断的。如果真的能虔诚念佛、念观世音菩萨,命运在冥冥中应当有所转变,不至于有大的危险。如果不在持诵名号的事上下功夫,纵然用尽机关谋算,也难得到好的效果。由于世局的变幻莫测,不可预料。那些富贵显赫的人,转眼被消灭,化为乌有,何况是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呢?孔子说:“不懂得乐天知命的道理,不可能成为君子。”然而还是要极力修持,才可以言说天命。如果懒惰懈怠,任性消沉,那么所有的得失都不是命中注定了。【同上】
译文:当今的世道,是患难的世道。虽然说念佛能灭宿业,但必须生大惭愧、大怖畏的心,扭转众生损人利己的心,用作菩萨普利众生的善行。那么像宿业、现业,都可依仗此大菩提心中的佛号光明,被它消灭干净。如果前生、昔日,曾作大的恶业,现在虽然已经停止作恶,但却没能努力修众多善业,只是泛泛悠悠地念佛,功过不能相抵,还是难免会遭受恶报。这并非是念佛的功用虚妄废弃,是因为没有发广大菩提心,又加上恶业广大深重,所以对恶业不能起到掩蔽的作用。如果能发大菩提心,就会如明亮的太阳正午当空,霜露马上就会蒸发消失。世上有很多人前半生作恶,后来稍有悔改的心,因为不能使恶报完全不显现,就说佛法不灵验,修持教义没有利益。居士既然不把我当成外人,我就不得不为你略说其中的原因,希望你能走出迷途而能达到觉悟的彼岸。【同上】

?

?